usdollar-kgcg-621x414livemint

美国选举后随着本周美联储预示将加快升息步伐,美元呈现飙升,这可能也预示出了未来几个月全球经济的发展动脉。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增强,美联储已表示明年拟将加快升息步伐,而周四WSJ美元兑16个主要贸易伙伴的美元指数也创下14年来新高。

美元大幅升值意味着长期的经济后果,这可能会阻碍美国的经济复苏,使世界上以数万亿美元计价的债务回报更高。

而今年的美元升值影响已开始波及全球金融市场,不仅引发了日本、印度、巴西和土耳其等国的货币疲软,也让这些国家的政府和消费者面临着经济上一系列越来越难的抉择。

在中国方面,也担心美元升值会影响到已进入金融市场的人民币交易,目前美元升值已致人民币兑美元降至八年来的最低点,中国政府对因此引发的资金外流也充满担忧,而资金大量外流可能将进一步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疲软的经济又会连带导致货币市场出现波动,可会引发其他的外汇汇率走低。先锋投资公司(Pioneer Investments)投资组合经理阿帕德海耶(Paresh Upadhyaya)认为,中国已出现比较大的问题,该国正试图开始管理资本外流,美元持续上升会让该国面临更大的压力。

日本日元兑美元汇率已跌至118.18,虽然日元贬值将有助于日本的出口,使其更具竞争力并促进增长,但下跌的货币也将考验日本央行的决策者,最近几个月他们一直试图将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的收益率固定为零。此外,日元贬值会加大日本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同时提高进口商品的价格。再加上日本央行9月新出台的货币政策,另外财政刺激也开始生效,分析师们认为,日本的经济增速和通胀率明年都将提高。据《华尔街日报》本周报道,由于日元持续贬值,日本央行自2015年5月以来首次考虑提高对本国经济评估。

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已开始采取行动,支持其疲软的本国货币。墨西哥周四将利率提高了半个百分点,这比许多分析师的预期高出几倍。自美国大选以来,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中央银行也已开始采取措施支撑本国货币。

一些分析师认为,中国人民币的贬值可能会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引发货币贬值的恐慌,尤其是在川普采取贸易保护主义而引发贸易战的情况真的发生后。

在美国,受美元升值影响,债券价格周四暴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2.58%,创下 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跌幅。但更强大的美元并不都是坏的。它增加了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使外国旅游和进口产品更便宜。尽管强势美元将抑制企业利润的复苏,但美国股市仍随着美元近期的走高攀升至历史高点。

在经济增长缓慢的欧洲,疲软的欧元也有助于支持出口和抑制通货膨胀。摩根斯坦利认为欧元兑美元汇率将在2017年年中左右回落至平价。

最容易受到美国升值影响的是新兴市场。据国际金融研究所( IIF)的数据显示,自美国大选以来,已有超过170亿美元的外国投资撤离了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因为,投资者担心川普提出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可能会打击发展中国家的出口,而当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市场债券收益率上升时,新兴市场债券的吸引力也相对变弱。近年来,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有所上升,IIF预计,发展中国家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美元计价债券。

瑞穗银行外汇策略师哈拉吉里(Sireen Harajli)表示,美元上涨可能还会加剧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动荡,也可能会威胁到墨西哥和南非等国的通胀加剧,使得外国商品变得更加昂贵,同时也压低了许多国家出口商品的价格,而对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经济不稳定通常会引发政治上的变动。

Renminbi is China's currency and one of most important currencies in world.

英媒称,人民币“入篮”一年后,以人民币结算的中国对外贸易从26%下降到16%。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13日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承认人民币为“国际储备货币”仅一年后,人民币的全球使用正在萎缩。

根据中国央行数据,中国以人民币结算的对外贸易从2010年的0%激增到2015年的26%,但之后已下降到16%。今年头九个月跨境人民币支付同比下降16%,反映人民币在贸易和跨境投资方面使用下降。

报道称,人民币在汇市交易增加也被证明是短暂的。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2013年人民币为第九大交易货币,比2010年上升七位,此后这个排名几乎没有变动,今年排在第八位。

对人民币的需求减少主要缘于其相对于美元持续贬值的预期以及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忧,中国经济正以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最慢的年度增幅增长。人民币兑美元经过十年的稳定升值后,在2014年初达到峰值,此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下跌13%。

报道称,如果不是中国央行的支持,最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下跌会更剧烈。中国央行一直在抛售美元来支持人民币,这一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25%,至3.05万亿美元。

报道称,北京方面在2015年7月决定干预国内持续大跌的股市,或可追溯到那时的改革遇挫带来的损失。有关部门在那之后放宽外资进入金融市场,同时收紧资本流出。

康奈尔大学中国金融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表示:“这种试图管理人民币汇率,同时允许更自由的跨境资本流动的做法显然已达到极限。”

Leave a Reply